<form id="11j1l"><nobr id="11j1l"></nobr></form>

            <sub id="11j1l"><dfn id="11j1l"></dfn></sub>

                  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是世界動蕩之源

                  2022-04-13 15:14:18 |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 參與: 0 | 作者:榮翌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人民網莫斯科4月12日電 (記者榮翌)4月8日,中國駐俄羅斯大使張漢暉在俄羅斯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共青團真理報》發表署名文章《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是世界動蕩之源》。全文如下:

                  “北約是所有這些沖突的根源和癌細胞”

                  冷戰結束至今已三十多年,沖突和戰爭陰云仍未消散,動蕩與不安依然困擾著人類。世界到底怎么了?究竟是什么在攪動著人類安寧?西班牙《起義報》日前指出,“北約永不滿足的目標,是所有這些沖突的根源和癌細胞”。

                  30年前,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贏得了冷戰,但勝利并未止住北約擴張的沖動,反而加快了勝利者前進的腳步。30年間,北約背信棄義五次東擴,成員由16國增強到30國,“刀尖”由柏林墻直抵俄羅斯邊境。前蘇聯的勢力范圍被不擇手段地鯨吞,大量先進進攻性戰略武器被部署到東歐各國,一個大國被硬生生逼到絕地。

                  而北約的目標遠不止遏制昔日對手,為建立“一超獨霸”的單級世界,他們以西方意識形態和西方文明劃線,以“美國第一”“西方至上”為利益導向,在全球范圍內黨同伐異,蠻橫至極。

                  一是不惜對主權國家發動一系列戰爭。他們以所謂的“文明沖突論”發動波黑戰爭;打著“人道主義干涉”旗號入侵科索沃肢解南斯拉夫,其間竟悍然轟炸了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按照所謂“先發制人”軍事安全戰略,拿著一瓶“洗衣粉”作證據繞過聯合國發動伊拉克戰爭;以“民主改造”為借口出兵利比亞、敘利亞;借“打恐”之名在阿富汗交戰二十年。多年來北約攪得全球烽煙四起,戰事連綿。據不完全統計,僅2001年后北約發動和參與的戰爭就奪去90萬人的生命,包括近40萬平民,造成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等國家數以千萬計的難民流離失所,國破家亡。

                  二是為謀取地緣政治私利,在世界范圍內不斷策動“顏色革命”。格魯吉亞“玫瑰革命”、烏克蘭“橙色革命”、吉爾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黎巴嫩“雪松革命”、突尼斯“茉莉花革命”開啟的“阿拉伯之春”,以及夭折的白俄羅斯“顏色革命”和香港“修例風波”等,背后都有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暗中操控的身影。他們唯恐天下不亂,只待火中取栗,亂中漁利。

                  三是打著民主人權的幌子,粗暴干涉別國內政,遏制他國發展。對俄羅斯、朝鮮、伊朗、委內瑞拉等“不屈從”“不聽話”的國家,北約動輒揮舞單邊制裁大棒,濫用長臂管轄,進行政治、經濟、科技等全方位制裁。為了遏制中國發展,他們炮制新疆存在“種族滅絕”的世紀謊言,暗中扶植達賴集團從事分裂活動,頻頻向“臺獨”勢力發出錯誤信號,屢屢制造中美貿易摩擦,包括竟然非法拘禁孟晚舟女士近一千天。各種造謠抹黑、制裁打壓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北約已淪為美國推行霸權主義的工具

                  北約首任秘書長伊斯梅勛爵在北約成立之初,曾闡釋北約目標是“趕走蘇聯人,帶來美國人,壓制德國人”。隨著冷戰結束,這些都已實現,北約已沒有任何繼續存在的理由。而北約這個“冷戰怪胎”卻并未像華約一樣解體,反而徹頭徹尾地淪為美國謀求建立單極世界的頭號“打手”,推行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工具。他們肆無忌憚地侵蝕他國主權,破壞全球安全,爭奪地緣利益,打開了一個又一個“潘多拉魔盒”,為當今國際關系發展開創了惡劣先例,動搖了公認的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嚴重破壞了世界和平與穩定。

                  但北約卻罔顧事實,不僅大搞雙重標準,更鼓吹所謂“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這是典型的移花接木、偷梁換柱的把戲。他們口中的規則是西方國家制定的規則,他們所維護的也是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其實質是用自己制定的規則取代普遍的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將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他國,這體現的不是其自詡的規則意識和民主正義,而是赤裸裸的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其自私自利的集團政治、“小圈子”做法逆歷史潮流而動,只會越走越窄,走進歷史的“死胡同”。

                  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是照亮世界的一盞明燈

                  中華文明歷來崇尚“以和邦國”“以諧萬民”“以和為貴”“和而不同”。幾千年來,和平融入了中華民族的血脈,刻進了中國人的基因。歷史上,中國在秦朝時完成大一統,國力鼎盛之際不是四處攻伐,而是修建了萬里長城,筑造防御工事;漢朝時中國武力全球首屈一指,開辟的卻是橫貫東西、連接歐亞的絲綢之路,打通了世界友好交往的大動脈;宋朝時中國GDP占到世界40%,卻從未侵略擴張,對外傳播的是友好、和平、合作理念;明朝時中國軍事科技稱霸世界,鄭和帶領當時世界上最龐大的艦隊七下西洋,最遠到達非洲東海岸,帶去的不是戰爭和殺戮,而是絲綢、瓷器、茶葉和中國的先進技術。

                  新中國成立后,始終堅持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我們提出了和平共處五項基本原則,始終同廣大發展中國家站在一起,強調國家不分大小、強弱一律平等,堅持反帝反霸,反對強權政治,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我們堅持改革開放,奉行互利共贏,講求協商合作。2012年以來,中國高質量推動“一帶一路”建設,提出全球發展倡議,積極推進多極化進程,大力弘揚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不斷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促進世界和平和人類發展做出積極貢獻。

                  面對當前美西方重拾冷戰思維,制造陣營對立,破壞國際法制,熱衷脫鉤筑墻,崇尚霸權霸凌等種種行徑,中國堅決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反對冷戰思維和零和博弈。中國大力倡導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

                  共同安全,就是一國安全不能以損害他國安全為代價,地區安全不能以擴張軍事集團來實現,安全不可分割。

                  綜合安全,就是統籌維護傳統領域和非傳統領域安全,通盤考慮安全問題的歷史經緯和現實狀況,協調推進安全治理。

                  合作安全,就是通過對話合作促進各國各地區安全,增進戰略互信,以合作謀和平、以合作促安全,和平解決爭端。

                  可持續安全,就是發展和安全并重以實現持久安全。發展就是最大安全,積極改善民生,縮小貧富差距,以可持續發展促進可持續安全。

                  中國提出的新安全觀順應了全球化與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體現了各方合作應對安全挑戰的迫切需求,展示了團結友好的合作理念,與北約的集團政治、軍事對抗安全觀有著天壤之別,為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開出了一道真正的“良方”。

                  正在加載

                  精彩閱讀

                  --> 欧美老妇人喷水高潮

                    <form id="11j1l"><nobr id="11j1l"></nobr></form>

                            <sub id="11j1l"><dfn id="11j1l"></dfn></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