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11j1l"><nobr id="11j1l"></nobr></form>

            <sub id="11j1l"><dfn id="11j1l"></dfn></sub>

                  拿什么“保護”空間站?空間安全體系亟待建立

                  2022-04-21 14:30:06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參與: 0 | 作者:馬子倩

                  來源:中國青年報

                  \

                  美國太空新聞網站“Space.com”報道稱,中國創紀錄的神舟十三號任務已“被記錄在書中”。“神十三”航天員在軌駐留6個月,創下了中國的紀錄。

                  英國路透社報道稱,中國在過去10年里一直在開發技術建造自己的空間站,這是除國際空間站之外目前世界上唯一在軌的空間站。

                  中國空間站將向所有聯合國會員國開放;中國空間站歡迎外國航天員來訪;中方正在組織實施同聯合國外空司合作的中國空間站首批國際合作項目,最快有望在今年年底上行開展實驗研究……在神舟十三號任務取得圓滿成功、中國空間站宣布完成關鍵技術驗證并將于年內正式搭建完成之際,外交部本周一表達了東方神話中的“天宮”向世界敞開大門的友好和熱情。

                  中國空間站對外開放在即。接受中青報·中青網采訪的北京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焦維新指出,探索太空是人類共同的事業,只有通過國際合作才能實現互利共贏??梢哉f,“完全開放的”中國空間站為各國科學家搭建了很好的平臺。對于進入“天宮”空間站的國際項目,中方審查將遵守安全性、創新性和可行性等國際通用原則。

                  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院長李壽平,則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采訪時提到去年中國空間站兩次“緊急避碰”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發射的星鏈衛星,這警示我們,在未來空間站建設和國際合作中,尤其需要注意安全問題。

                  與國際空間站相比,中國空間站有何不同?

                  中國“天宮”空間站是除國際空間站外,目前世界上唯一在軌的空間站。國際空間站由美國和俄羅斯等16個國家于上世紀90年代聯合實施建造,有十幾個加壓艙段。當時,由于美國的反對,中國沒有成為國際空間站的啟動方。

                  國際空間站原計劃運營至2024年,拜登政府2021年年底對外承諾要將國際空間站運行再延長6年至2030年。但焦維新認為,“鑒于美俄關系緊張,加上太空商業化在美國正成為主流趨勢,國際空間站的未來充滿了未知。”俄羅斯衛星通訊社今年3月初曾發布一則“拆分國際空間站”的視頻,當時就有專家指出,雖然國際空間站“分家”目前尚屬俄羅斯的“單方面威脅”,但國際空間站采用桁架掛艙式結構,理論上的確可以實現俄羅斯艙段與美國艙段分離。文萊時政觀察家貝仁龍在評論中國“神十三”返回地球時說:“中國空間站建成后,很可能成為近地軌道唯一的長期載人的航天器,進而承擔起全球最重要太空綜合實驗室的使命。”

                  焦維新將中國空間站描述為“后發優勢”——在建造過程中汲取了國際空間站的經驗教訓,同時瞄準國際先進水平。他具體解釋說,第一,與總重量400多噸的國際空間站相比,常駐60-180噸級的中國空間站雖然“小和輕”,但功能齊全,空間站三艙單艙都在20噸以上,尤其是兩個實驗艙比國際空間站內美俄等國的實驗艙大得多,可以搭載大量科學實驗設施。第二,科學實驗領域廣泛??臻g站應用主要涉及的空間生命科學與人體研究、微重力物理科學、空間天文與地球科學、航天新技術等領域,都經過了系統和長期規劃。第三,動力來源方面,為了讓空間站維持在軌道上,國際空間站大多依靠化學燃料火箭給予推力,中國空間站則采用了更耐用和節能的離子推進器。

                  作為中國“天宮”空間站關鍵技術驗證階段發射的第二艘載人飛船,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在此次飛行任務中實現了多個首次。其中,神舟十三號乘組共在軌飛行183天,創造了中國航天員連續在軌飛行時間最長紀錄。有外媒在評價中國此次“創紀錄”的載人航天任務時稱,這證明了航天科技不是發達國家的專利。

                  中國推進航天領域國際合作的背后,當然與多項技術已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緊密相關。焦維新說,在中國空間站,航天員長期在軌駐留的生活和工作保障技術、再生式環境控制和生命保障技術、大型柔性電池翼可驅動機構技術、機械臂輔助艙段轉位技術等關鍵技術,現在已都實現突破,在較短時間內適應并達到了自身需求。

                  應構建并明確中國空間站的“安全區”

                  去年,美國星鏈衛星兩次抵近并危及中國空間站和航天員的安全,引發各方關注。出于安全考慮,中國空間站組合體兩次實施了預防性碰撞規避控制。

                  隨著外空環境日趨擁擠,一旦發生在軌碰撞、誤解誤判或“擦槍走火”等外空事故,后果不堪設想。“現行國際法并沒有空間站安全的專門國際法律制度。”李壽平指出,在星鏈衛星危險接近中國空間站這件事上,究竟距離多遠屬于“構成安全威脅”,現行法律尚未有明確定義,而且,要在國際上確立這種制度也十分困難。“但是,我國應該盡快確立相關制度,比如構建并明確中國空間站的‘安全區’。也要注意研究除了采取碰撞規避控制措施外,是否還有其他手段和權力。”

                  李壽平由此提出,中國空間站在未來對外開放國際合作過程中,以下4個方面值得關注:第一,要注意空間站安全的技術設計和制度設計。第二,要加強空間站行為規范建設??臻g站未來要開展的國際合作,既包括科研合作,也會涉及太空旅行等商業層面的合作,因此需要提前對進入空間站的行為規范和相關責任制度進行設計,也要將相關活動可能對空間站產生的損害和侵權責任制度考慮在內。第三,要注重外空知識產權的制度設計。中國空間站主要基于科研合作建設未來,因此要提前構建關于知識產權的形成、保護和應用法律制度。第四,要注意空間站國際合作模式的探索。中國空間站和國際空間站不同,因此不一定要像國際空間站那樣采用政府間協定類的國際制度,但要有我們自己的設計,針對不同合作對象、不同合作形式、不同合作手段設計不同的合作模式。

                  據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空間站任務總師孫軍4月17日介紹,“穩妥應對空間安全風險”是保障空間站和航天員在軌安全的措施之一。同時,今年2月以來,中國已向全世界公布空間站運行軌道,供世界各航天實體進行碰撞預警計算。

                  面對太空“撞車”的潛在風險,“太空交通管理”概念也被多次提及。“加強太空交通管理”被明確寫入我國第五部航天白皮書《2021中國的航天》。據李壽平介紹,這一概念最初由歐洲空間法中心法律部原主任、國際空間法學會主席卡伊-烏維·施羅格提出,現在在聯合國框架下,各國正在加強對這個問題的研究。隨著空間安全因素增多,各方均認為應該在國際外層空間構建一種空間“交通管理”機制。

                  正在加載

                  精彩閱讀

                  --> 欧美老妇人喷水高潮

                    <form id="11j1l"><nobr id="11j1l"></nobr></form>

                            <sub id="11j1l"><dfn id="11j1l"></dfn></sub>